修通天路 致富有期

2019-01-15 13:54:11 96
发布时间:2019-01-15
图片关键词
  施工人员耗时11个月,用掉150吨炸药才修通下基噜1.9公里挂壁公路。


图片关键词
  施工人员借助绳索才能正常工作。


图片关键词
  施工人员需长时间在七八十度的陡坡和悬崖上工作。


图片关键词
  下基噜片区背靠高山,三面均为悬崖与深沟。


  实习记者 程权

  禄劝县乌蒙乡的冬天,气温常常低于零度。早晨,清霜染白了基噜村委会的田野和屋顶,但在下基噜片区的3个村小组,却是过去100多年来从未有过的一片热火朝天景象——几乎家家户户都在建新房。

  村支书安顺文的心里也很暖,几个之前还冷眼相对的村民,如今热情地与他打招呼拉家常,他觉得大家终于理解他了——不修好公路,怎么运建材建新房?怎么脱贫?

  通往下基噜片区的挂壁公路,是去年9月才修通的。为了这条只有8公里长的乡村公路,扶贫工作人员和村干部吃足了苦头,可他们觉得值。

  夺命的“天路”

  在这条公路修通之前,下基噜片区的3个村小组,虽谈不上“与世隔绝”,但进出确实很艰难。从乌蒙乡到基噜村委会,32公里,开车约1小时;而从基噜村委会到下基噜片区,6公里小路,下坡需1小时,上坡需1.5小时以上。下基噜片区的几百口人,就是通过这条又陡又窄的小路,常年背着山货出山换些日用品,日子过得很艰辛。

  “那简直是条‘天路’,最危险的地方,脚下就是悬崖,路上满是滑溜溜的碎石和沙子,能拉得住的植物又少,不少人是连走带滑下坡的,第一次进去的女孩子多半会被吓哭。”乌蒙乡宣传委员杨玉昆这样形容下基噜的小路。

  “很多路段都在悬崖边,2007年我第一次走时,就因为恐高没进去。后来克服恐高进去,问几个60多岁的老人有没有到过昆明,他们说,去过最远的地方是5公里外的方进小街,就这也要走上3个小时。路太艰险,制约了方方面面的发展。”乌蒙乡党委书记张自文说。

  下基噜片区,是基噜村委会安家村、胡家村、攀枝花村3个村小组所在台地的总称,这里共居住着86户381名村民。台地一面背靠高山,三面均为悬崖与深沟。北面悬崖间的小路太过危险没人敢走,南面一条不足一米宽的小道,成为3个村小组通往外界的主要通道。

  道路过于艰险,有村民付出过生命代价。基噜村党支部书记安顺文回忆,在上世纪90年代,曾有村民在翻越垭口时,不慎踩滑跌落悬崖,当村民们沿着陡峭的小路,花一个多小时找到人时,人已经不行了。2004年,有村民从台地北侧小道外出,不慎跌落深渊,也没救回来。2000年,一匹马在转弯时驮着的货物撞到崖壁,导致马重心不稳跌落悬崖。此外,还曾发生过村民在村内突发疾病,没能及时运出下基噜,最终去世的悲剧。

  危险山路影响的不仅是安全,还有村民的生活成本。要卖羊,需雇专门的赶羊人把羊赶到基噜村委会装车。运一包水泥进村的费用,已经超过了水泥本身的价格。

  多方筹资修路

  “我从1984年起就当村干部,下基噜片区村民最期盼的事就是能修通公路。”安顺文说。

  下基噜这么偏僻,为什么会有3个村小组呢?安顺文介绍,清末年间为避匪患,一部分人家迁居到了这里。

  “因为人畜走下基噜山路都出过事,乡政府也一直想修公路,但前些年由于财政困难一直没能修成。”张自文说。

  2016年村委会换届选举,当了32年村干部的安顺文萌生退意,准备前往安宁与当教师的女儿一起生活。得知这一情况后,张自文找到安顺文谈心:“老安,你暂时不能走,现在国家政策往农村倾斜,你本身就是下基噜的人,没有你参与协调,下基噜的路什么时候才能修通?”安顺文见乡党委书记的态度非常诚恳,考虑再三后决定继续干下去。

  也是在2016年,昆明市各县(市)区按照国家要求,开启脱贫攻坚工作。乌蒙乡成立了脱贫攻坚作战指挥部。下基噜片区3个村小组也迎来了修通公路的机会。

  “当时下基噜的房子全部是土坯房,经鉴定绝大部分为D级危房,要脱贫就得危房改造,不通公路怎么运建筑材料?怎么发展农业产业?路修不通,脱贫就无从谈起。”张自文说。

  为修通下基噜片区的脱贫致富路,乌蒙乡党委、政府多次向原两区管委会反映情况,争取资金。经勘察设计,打通从基噜村委会至下基噜片区3个村小组的公路长度约8公里,其中1.9公里需在悬崖峭壁开凿道路。公路造价预计394万元。

  “这个造价,是修普通公路的5倍。在缓坡或平地上修8公里乡村公路,一般造价约80万元,但修这1.9公里的挂壁公路需要大量炸药,大型机械用不了,风险高,难度高,所以造价也高。”张自文说。

  既然修路成本高,为什么不选择易地搬迁?张自文解释,下基噜的土地连片且平缓,制约发展的瓶颈就是路,只要公路修通就有脱贫致富的希望。

  最终,乌蒙乡为修建下基噜公路争取到市级建村公路资金80万元,原两区管委会各部门筹集资金314万元,当地一企业通过招投标后,于2017年4月正式开工建设。

  在死亡线上施工

  时任乌蒙乡武装部长、分管公路建设并挂钩帮扶基噜村委会的张义飞回忆,在开工仪式上,施工方预计1.9公里长的挂壁公路3个月就能修通,村民们欢天喜地,感慨人背马驮的时代即将过去。

  但谁也没想到,开始施工后,超过预期的困难接踵而至。施工方负责人蒋传佐感慨,不到两公里的路,工期竟比预期多出11个月来。

  最先出现的困难是爆破公司进行第一次爆破后便不愿来了。张义飞说,为了能在悬崖峭壁间爆破,爆破公司人员要翻越最危险的垭口,并在悬崖上方凿入固定安全绳的锁扣,之后爆破人员身上拴着安全绳,在悬崖峭壁处下行10余米后,再凿眼装炸药。他们脚下,是高达数百米的悬崖绝壁。

  第一次爆破完后,爆破公司人员当场表示施工环境太危险,下次不来了。工作人员联系第二次爆破无果后只能将情况上报乡政府。张自文又请上级单位协调,爆破公司才答应继续干下去。

  第二个超乎预计的困难是岩层过于坚硬。施工方此前计划在炸开岩层后可使用挖掘机开挖松动的石头,但没想到由于岩层太过坚硬,爆破效果并不理想,只能让工人用小型器械作业。修通1.9公里挂壁公路原计划用40吨炸药,最后用了150吨。

  对于部分实在炸不开的路段,施工方选择在已炸开一部分崖壁的外侧修建路基,以保证6米的宽度。修建路基依旧危险,工人腰上必须拴着安全绳,脚踩在悬崖边自下而上修砌路基。张义飞说,一名工人站在悬崖边砌路基时,不慎踩空向下跌落10余米,幸亏腰上拴有安全绳,最终在众人的营救下才脱险。

  危险不仅来自脚下,也来自头顶。一次次爆破后,挂壁公路上方的土石出现松动,滚落的石块和雨季形成的泥石流也威胁着施工安全。

  去年5月中旬的一个傍晚,张义飞和扶贫小分队的同事查看工程进展时突降暴雨,一行人步行返回基噜村委会。“我们刚走过路边的一条山沟,只听到哗的一声,一股泥石流就从山沟里冲了出来。要是再走慢几步,泥石流冲到的就是人了。”张义飞回忆。

  所幸,截至2018年7月修通最危险的1.9公里挂壁公路,施工过程有惊无险,并未出现任何人员伤亡事故。

  公路要修 地不许占

  本以为修完最危险的道路后可以松一口气,但让安顺文感到委屈、张义飞感到不理解的,却是修建进村道路的经历。

  “村民的意见是,路要修,但地不能占。最危险的地方都修过来了,阻力却出在了修进村道路的时候。”张自文说。乡政府工作人员都知道,为了把路修进3个村小组,安支书哭过好几次。

  当施工队开始修建胡家村小组的道路时,遭遇众多村民的抵制。“连六七十岁的老人都来堵路,说修路他们是支持的,但不能占地。”张义飞说。

  “修路是会占地,但路不通,房子盖不了,物资运不出去,哪能脱贫啊……”堵路当天,扶贫工作人员和村干部给村民算了一笔账,但村民听不进去。

  为此,扶贫工作人员找来禄劝县交通运输局的专家,请专家向村民讲解,但依然没有奏效,公路建设陷于停滞。

  “那段时间我们一进村就被辱骂,不占地怎么可能修路嘛。大家情绪都很低落,明明修的是脱贫路、致富路,别的村能修,为什么胡家村就修不了?”张义飞觉得,那段时间自己很“心寒”。

  而压力最大的当属住在下基噜片区的安顺文,一次开会时张义飞说:“安支书,我也知道你委屈,你忍一忍,再艰难路也要修下去……”话还没说完,50多岁的安顺文没忍住,当场哭了起来。

  为了尽快推进胡家村小组的进村道路,张义飞得知胡家村一位叫段杰的村民在昆明经商较为成功,对村民也有一定号召力。去年7月份他和同事带着修建公路的资料、图纸到昆明找段杰,希望他能说服村民配合修路。段杰当场表示,修路是好事,坚决支持。最终,通往胡家村小组的公路从段杰家的土地上开始修。

  理解了扶贫干部的良苦用心

  不仅是胡家村小组修路阻力大,在攀枝花村小组修路时68岁的普大妈也阻拦过施工。当扶贫小分队人员上门劝说时,老人说:“我给你们磕头都行,你们不要挖我的地。”经过多次做工作后,普大妈才同意修路。

  直到去年9月,下基噜片区8公里的公路才完全修通。张义飞和安顺文已经记不清,为了修通这条公路他们调解过多少次。而作为乡党委书记的张自文,为调解矛盾纠纷都去过不下20次。

  安家村小组的安顺花一家已经搬进了刚建好的新家,地上的白色瓷砖,金黄色的铝合金门窗、全新的沙发桌椅都是从城里购买后直接运到家门口的。她说:“感谢扶贫干部的坚持,如果修不通路,我们就建不起房子来。”

  而原先宁愿磕头也不愿修路的普大妈家,也盖起了崭新的房屋。每当张义飞去到下基噜看望挂钩帮扶的贫困户时,普大妈总会称呼他“侄儿”,拿糖往他手里塞。

  在脱贫攻坚工作中,基噜村委会成立了专业合作社,目前种植花椒230亩,核桃40亩。下基噜公路修通后,安顺文计划带动那里的农户发展产业,同时合作社也将组织技能培训,帮助外出务工的村民更好地谋生。

  不断延伸的致富路

  在脱贫攻坚的号角下,下基噜修建致富路的故事,只是大潮里的一朵浪花。

  在乌蒙乡,自脱贫攻坚以来共修通7条进村公路,总里程29.9公里。

  在禄劝县,实施农村公路通畅工程三年以来,共建设农村公路2163公里,新建和改扩建自然村公路712公里,实施农村公路安保工程1680.47公里,硬化村内道路2.58万平方米,行政村硬化率达100%,自然村公路通达率达99.9%。三年建设道路里程,超过了之前10年的总和。

  在昆明市,仅2018年,新建改建农村公路里程约1000公里,其中贫困地区新增农村公路859公里。纵横交错、四通八达的乡村道路,搭起了群众致富的金桥。

  乌蒙乡政府供图


联系我们